记得多年前曾经养过一次狗,小狗被我养得挺挑食的。后来因为赶上非典严重期间,为了避免它被抓走就把它送到农村奶奶家了。怕它在奶奶家吃不好,于是给它带了两包奶粉和几十根火腿肠。走之前对奶奶千叮万嘱的,教奶奶每天喂多少奶和火腿肠就害怕它在那里受苦。同时也担心它会被奶奶养的一只大草狗和一只老猫欺负。


半个月后我去奶奶家看它,还没到门口我就喊它名字“蹦蹦”,只见它飞奔而来围着我上窜下跳的,就像久别的孩子看见妈妈般。我赶紧打开随身带的火腿肠,它一下子跳起来啊呜一口吞下,结果咬的太多还卡住了!看它那没命吃的模样我就知道它这段时间过的肯定不好。

于是问奶奶带去的火腿肠和奶粉给它吃了没,奶奶无所谓的告诉我:“人都舍不得喝奶粉和吃火腿肠还给它吃呢,奶粉和火腿肠都给你姑家的孩子吃了。”并且还笑着说:“它看见我的洗衣粉以为是奶粉,还跑去吃呢!”又指着蹦蹦和那只草狗和猫说:“每天它们三一起吃,吃的慢的就吃不饱。开始它不肯吃,后来饿几天了也抢着吃了。”我什么也没说,只是在离开时把它带回去了。


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多,纪念一下我曾经养过的蹦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