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一天,我和先生说:“下午,带豆豆去洗个澡”

然后下午开始死活找不到它。我还以为它逃出去了,还出门喊了一圈。

实在找不到,夜晚想着做寻猫启事。

就看见它默默地出现在电脑边。

我一拍桌子喊了一句:“你死哪去了”

它跳下桌子在我脚下撒了一泡尿,我气死了追它。

它!在客厅里一路跑一路撒尿,简直就是一辆猫形洒水车。

客厅里的味道呀简直了,我默默擦了一个星期。

再也不敢惹它了,它就是爷。

之后我们但凡给它剪指甲、梳毛拿工具时都得避着它,然后哄着它。

因为我们觉得它是听得懂我们在说什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