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时处于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,谁会关心大熊猫的死活。

那时候野生大熊猫比现在多,但要面临偷猎的威胁更大,那时不管是中国人还是西方人,都热衷于猎杀大熊猫,前线战士们舍生忘死,后方外国人仍在四川山区里四处猎杀大熊猫。当时大熊猫已经有了“动物外交官”的身份,因为西方人对大熊猫很感兴趣,所以1941年GMZF就给美国纽约动物学会赠送了两只大熊猫。
▲露丝·哈克尼斯

但圈养大熊猫的待遇是非常差的,西方人露丝·哈克尼斯(首位将活体大熊猫带出中国的西方人)在抗战期间记录了一只成都圈养大熊猫的境况——“他把它们(大熊猫)养在脏兮兮的小笼子里,任由烈日暴晒,没有遮蔽,没有自由活动空间。他只专门大批猎捕熊猫,而完全不顾它们的死活。”当然了,这个露丝婆娘也没干啥好事。

1869年法国生物学家阿尔芒·戴维德在四川雅安目睹了一只大熊猫,成为第一个看见大熊猫的西方人,从此之后,西方人就对大熊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阿尔芒之后,英国人、德国人、澳大利亚人、美国人等相继来到四川猎杀和活捉大熊猫,其中就包括美国总统西奥多·罗斯福的两个儿子。直到xin中国成立,西方人猎杀大熊猫的热潮才被遏制住。

因为当时外界还不知道秦岭也有大熊猫,所以秦岭大熊猫躲过了一劫。直到1958年郑光美来岳坝乡实习时才获得了花熊皮(当地人对大熊猫的称呼)和下巴骨,1964年郑光美发表《秦岭南麓发现大熊猫》的文章,外界才知道秦岭也有大熊猫生存。2005年浙江大学方盛国的研究小组正式确认秦岭大熊猫为独立亚种。所以大熊猫有两个亚种——四川亚种和秦岭亚种。

抗战沦陷区里没有野生大熊猫分布,当时大熊猫分布范围与现在大致相同,分布在陕西境内的秦岭和四川盆地周边的各大山系,鬼子当时没有占领这些地区,鬼子也对大熊猫不感兴趣。

不过鬼子确实做过大肆猎杀他国野生动物的行径,那就是在万历援朝战争期间,日本侵略朝鲜半岛,加藤清正作为侵略军的先锋大将,不急着攻城掠地,竟然率军深入朝鲜北部的咸镜道,猎杀了大批老虎。他这么做一是为了炫耀,因为日本列岛没有老虎,而加藤清正杀了这么多老虎,回国之后有吹嘘的资本,他本人就有“虎退治”的绰号。二是献给主子丰臣秀吉。三是打击朝鲜的反抗精神,因为朝鲜属于中华文化圈,虎在朝鲜文化里具有极高地位。
但大熊猫的文化意义无法与虎相提并论,大熊猫在上个世纪的地位并不高,虽然当时已经成为国宝,但因为我国那时候很穷,资金不充裕,圈养大熊猫过得比较差,野生大熊猫被猎杀的现象也经常发生。甚至上世纪大熊猫还被训练表演杂技赚钱,还上过两次春晚,就是1983年上海马戏团的大熊猫伟伟首次亮相春晚,1991年福州动物园的大熊猫盼盼(巴斯)再次登上了春晚,为人们表演了举重、投篮、骑单车等。后来中国的经济实力增强,大熊猫杂技就被取消了,大熊猫成为了“专职国宝”。
进入本世纪以后,我国经济腾飞,国际地位直线上升,作为国宝的大熊猫地位自然就水涨船高,原本免费赠送的大熊猫,如今要签订严苛的条款才允许租借,被称为“大熊猫霸权”。加之互联网发展,近几年饭圈文化兴起,大熊猫被一众网友捧上了神坛。

中国实力提高,地位上升,大熊猫也从19世纪下半叶、20世纪上半叶任人宰杀的野兽,变为了昂贵的“动物外交官”。